www.wwvv4534.com主页 > www.wwvv4534.com >
第一次借书跟第一次创作
发布时间:2019-03-01   浏览次数:

我真的开始写小说了。事也凑巧,这一学期换了一位语文老师,是师范大学中文系刚毕业的车老师,不仅热情高,而且有本人的一套教养方法。尤其是作文课,他不规定题目,全由学生自己选题作文,想写什么就写什么。这真是令我激励,便在作文本上写下了短篇小说《桃园风波》,大略三四千字或四五千字。我也给我写的多少个重要的人物都起了绰号,自然是从赵树理那儿学来的。赵树理的小说里,每个人物都有绰号。故事都是咱们村落里发生的切实故事。同样不能忘记的是这是我写作的第一篇小说,已不同于以往的作文。这年我十五岁。

这种念头在心里悄悄萌生,却不敢说出口。穿着一身由母亲纺纱织布再缝制的对襟衣衫和大裆裤,在城市学生旁边无处不觉得卑怯的我,如果说出要写小说的话,除了嘲笑再不会有任何成果。我到学校藏书楼去了,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踏进图书馆的门,冲着赵树理去的。我很兴奋,真的借到了赵树理的中篇小说单行本《李有才板话》,还有一本短篇小说集,名字记不得了。我读得津津有味,兴趣十足,更加深了读《田寡妇看瓜》时的那种感到,这些有趣的农村人和乡村事,几乎在我生活的村庄都能找到相应的人。这里应该毫不含糊地说,这是我平生读的第一和第二本小说。

上到初中二年级,中学语文老师搞了一次改革,把语文分为文学和汉语两种课本。汉语只讲干巴巴的语法,文学课本收录的尽是古今中外的诗词散文小说名篇,我最喜好了。

我随之又在作文本上写下第二篇小说《堤》。车老师把此文推举到语文教研组,被学校推荐参加西安市中学生作文比赛评奖。车老师又亲自用稿纸抄写了《堤》,寄给陕西作家协会的文学刊物《延河》。评奖不结果,投稿也不结果。我却第一次晓得了《延河》,也第一次知道发表作品可能获取稿酬。良多年后,当我走进《延河》编辑部,并领到发表我的作品的刊物时,总是想到车老师,还有赵树理的田寡妇和李有才。(作者陈虔诚,摘自《人生就是欢声和泪盈》)

车老师给我的这篇小说写了近两页评语,造作是令人心跳的好话。那时候仿效苏联的教诲系统,计分是五分制,三分算及格,五分算满分,车老师给我打了五分,在五字的右上角还附添着一个加号,可想而知其意蕴了。我的鼓励和愉快是可想而知的,同桌把我的作文本抢从前看了老师用红色墨水写的扎眼的评语,一个个传开看,惊奇我竟然会编小说,还能得到老师的好评。我在那一刻里,在城市学生中的自卑跟恐惧得到缓解,涨起某种自信来。

印象最深的一篇课文是《田寡妇看瓜》,一篇篇幅很短的小说,作者是赵树理。我学了这篇课文,有一种奇异的惊疑,这些城市里日常见惯的人和事,尤其是城市人的语言,居然还能写文章,还能进入中学课本,那这些人跟事还有这些人说的这些话,我知道的也不少,我也能编这样的故事,写这种小说。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7-2025 主页 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。